宁波知青享老论坛知青社区知青故事 → 说说修路那些事----场院孤零零


  共有30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说说修路那些事----场院孤零零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说说修路那些事----场院孤零零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2 8:40:13 [只看该作者]

说说修路那些事

 

  场院孤零零

 

  写在前面

  

      大家知道,明年四月二十一日,是我们宁波首批知青奔赴黑龙江萝北支边五十周年。我们大队以龙江鱼为代表的几个知青核心,要求大家写一点回顾知青生活的文章,以此来祭我们逝去的青春。

      我以三言两语,说说知青那些事的形式,凑个数地写了几篇。虽然这些文字,没什么质量可言,但在这些记忆的碎片中,还是能看到一些真实反映当年上街基知青生活的经历;反映出那个年代知青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

      我没有能力提炼什么知青文化的内涵;也不可能像微笑那样,手头上拥有那么多女知青言情轶事;更缺乏小水点带领大家,演绎的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知青尊严保卫战的故事;更不会去歌颂什么青春无悔......。

      所以,我只能从经历过的那些小事中,挑选带有回味价值和化为笑谈的事例来随意说说,能供大家会心一笑,也就足矣。

      令我没想到的是,弘义兄结合金满屯知青当年的生活场景,每篇都给以精彩的点评。这不仅让我的微友为其文采大惊叹;大喝彩,也给本人带来受宠若惊的良好感觉。

   同时,更加期待蹦蹦老狼窜出来,给大家讲述有关椴树蜜的故事;期待迪豹兄站出来,跟大家互动,曾经的金满屯是如何谍报频传。

      为了让大家分享孙兄的互动,或许与此同时,能勾起龙江山峡群友的触景生情,在征得孙兄同意的基础上,先给大家上传其中一篇,《说说修路那些事》。不好意思了,在此要耽误大家一会儿眼神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2 8:49:19 [只看该作者]

(一)


      很多人都以为,“农民工”这个专用名词是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以后才出现的,至今其年龄刚满四十岁。
      其实不然,早在四十多年前,也就是我们的知青年代里,就已经有了农民工,所不同的是,我们那时的“农民工”是分文挣不到手的,是国家按每个生产队劳动力的比例摊派,每年要白白给政府承担修路、造桥义务出民工。农民出民工,自然就叫“农民工”。

      有一年,场院有幸地走进了农民工的行列。去相距我们大队一二百里外的鹤岗两公里(也就是鹤岗市的公路起点处)修路。

      说它有幸,主要是因为农民工挣的工分有保障,不管刮风下雨,干不干活,每天都有工分进账。尤其是农民工的伙食比起知青食堂要好许多,副食暂且不说,起码顿顿有细粮吃。所以,我们知青一听队里要出民工,大家都会争先恐后去报名参加。

      那年初夏,带领我们去鹤岗两公里修路的是一位公社特派委任的、年龄大约不到五十来岁的样子。据说他已经不止一次带领民工出去修路、修桥。是一个久经风浪的、特别能打硬仗的突击队长。他姓兰,大家都亲切地管他叫“蓝毛”。

      乍一看,一般人对他的长相实在不敢恭维,这么说吧,可以用东北话八个字来概括:埋里埋汰傻了吧唧。

      由于相隔四五十年了,我实在记忆不起来蓝毛具体长相的细节,后来在宁波电视台成天做的那个补肺丸广告里,看到一个瘦弱的大爷,这才同“蓝毛”的原型对上了号。

      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公社地处边境,特别注重阶级成份,把那些出身有点问题的,比如与地富反坏右有点沾边的都內迁了,剩下一些“政治觉悟高、立场坚定,革命的才华出类拔萃”的都留在边境。所以蓝毛顺理成章地当上代表肇兴公社的指挥官。

      为了修复鹤岗两公里一处年久失修的这一段公路,公社调集各个大队五十多个民工,要求我们在六十天内,也就是在汛期来到之前,一定要修好这条通往黑龙江边境这条战略意义重大的国防公路。

      我们坐上汽车,直奔修路营地,一下车就忙开了,下午就搭好帐篷,起好炉灶。吃完晚饭,蓝毛马上召集全体民工开了一个“两公里修复会战”动员大会。他在会上反复强调:这次修路是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修的是一条保卫边境建设边疆,通向胜利之路。

      没错,修好路,就是修好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短短的十几分钟动员大会,蓝毛一口气说了不下于三十来次“修好路,快修路,要为毛主席争气、争光”之类激情燃烧的话。

      正当大家对他的讲话要报以热烈掌声的时候,他挥了挥手说,大家静一下,我再补充一句:毛主席他老人家姓毛,我蓝毛也带一个毛,所以我向他老人家立下军令状,不提前完成修路任务,我决不罢休!他的话还没落音,就引发我们一阵阵哄堂大笑。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孙兄的金满屯故事总是精彩连连。
   
为啥金满屯交通闭塞,不修公路,俺猜想,是不是领导有战略眼光。
   
你仔细想一想就知道了,金满屯顾名思义,遍地是黄金,盛产狗头金,交通太发达、道路太畅通,是怕狗头金轻而易举被盗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10-22 8:52:18编辑过]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3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3 8:15:04 [只看该作者]

 (二)

 

      在这哄堂大笑声中,蓝毛那里知道,我们口口声声亲切呼喊他的这个“蓝毛”,原来是国产故事片《野火春风斗古城》电影中一个特务的名字。

      但当时谁也没有暴露这个天大秘密,只是在日后修路队组织大家去观看,这部很具教育意义的电影后,蓝毛才恍然大悟,气得他又跺脚、又骂娘。并扔下一句狠话:以后谁再叫他蓝毛,马上叫他滚JB蛋。

      不过,我们私下里还是称他为蓝毛,因为实在不知道他的大名叫什么。直到修路结束,大家即将回到自己生产队的前夜,我们还是不知。蓝毛也不曾在任何场合,报出过自己的大名,我们估计他该不会叫二狗什么的,说出来,怕被我们起绰号:狗腿子。

      鹤岗两公里,是鹤岗市通往鹤立河农场、通往萝北的唯一一条国防战略公路,我们修路的主要任务是,先在公路左侧修筑一条便道,让来往车辆借道行使。然后把公路下面年久失修的水泥涵洞换大、换新的,以便让山坡冲下来的水,迅速安全通过马路,确保马路畅通无阻。

      要铺设新的涵洞,首先要把破损的涵洞挖出来。那时修马路,没有任何机械化工具,全凭一双手;全靠铁锹挖,挖出来的土,全靠土篮挑。

      挖着挖着,大约挖到三米多深处,突然感觉像是挖到了岩石。实在挖不下去,于是我们拿来洋镐刨,结果连洋镐都刨不动,我们这才弯下身子仔细去看、还用手去摸,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天哪!原来这是黑龙江稀有的千年不化的冻土层。

      人们常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这句古训,在强大的冻土层面前,显得何等苍白无力、势单力薄。它让我们感到震撼,并且感受到大自然的无比威力。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4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4 8:08:09 [只看该作者]

(三)

      时间真快,不知不觉来到修路队也快半个月了,生活也慢慢有点习惯。

      住的是大帐篷,几十号人挤在一起,一到晚上大家都称兄道弟;互递香烟,不是三五一堆凑在一起聊天,就是四六一伙诉说自己大队的趣闻轶事。

      吃的是大锅饭,虽说一天三顿都是馒头细粮,但是人的欲望总是往高处想。每当开饭的时候,总要期待和幻想一番:要是今天的菜里能多放一点油;要是汤里有几片肉丝,那该多好啊!

      返城后,我去过几次望春监狱,也看过那里一周的食谱。说句老实话,那时,我们这些国防公路建设者的伙食,远远没有眼下这些服刑人员的伙食强。虽说时代不同了,但建设者和服刑者的待遇有时候还是有可能还会被颠倒。

      因为劳动强度大,肚子里又没有滞留的油水,所以在修路期间,一顿吃两斤馒头(四两一个,连吃五个)在自己身上是经常发生的事。

      端午节前夜,修路队食堂分配到一些猪肉,上级说,要给民工们改善伙食,节日那天晚上,我们终于闻到了久违的肉味。

      这时,我们打听到一个重要的信息,蓝毛通知食堂,把剩下的猪肉煮熟后切成块,藏在食堂厨房内,准备日后慢慢给大家享用。

      我们几个经过秘密商量,研究出一个“偷吃猪肉”的周密计划。

      蓝毛身上带有一个钥匙圈,说是钥匙圈,其实就三样东西,一把钥匙;一个哨子和一把指甲刀。

      钥匙是用来开启食堂厨房门的,这是唯一一个需要上锁的重地,里面有面粉,偶尔还放有一点猪肉或粉条;

      哨子是用来发号施令的。每天修路队的起床、洗刷、出工、休息、吃饭、睡觉全靠它,就像部队的军号,只不过,蓝毛是集队长、事务长、司号为一身的光杆司令。

      最得意的是那个指甲刀,听蓝毛说,是一个住在城市里的远房亲戚送给他的,他最乐意的一件事是,是人家用羡慕的目光向他借用指甲刀,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总会炫耀一番刀的来历,那个神情,比当兵的炫耀从日本鬼子那里缴获的战利品还要自豪。

    我们就利用他的这个特点,几个人借故约他一起打牌,一个人顺利借走他的钥匙圈后,说借用指甲刀,然后偷偷地打开食堂的厨房门,去偷猪肉。

      平常接触蓝毛,发现他的数学概念很不错,计数能力也很强,我们在偷吃猪肉前,已经预案好了,不能整块偷,只能分割拿,也就是把每一块大块的猪肉中,分别切割一小块。这样防止被他发现。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5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4 8:10:54 [只看该作者]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我们上街基村的王大娘,王大娘家养了一大群鸡,到底是多少只,她实在搞不清。由于她不会数数,因此,每天在外放养的鸡进窝时,她是一对一对地清点,只要是成双的,她就以为鸡没少。

      我们利用她的这个计数习惯,去偷吃她家的鸡时,总是一对一对地偷,所以一直没被她发现过。蓝毛身上的习惯,显然有点像王大娘的习惯和风格,我们甚至怀疑,蓝毛是不是王大娘的私生子。

     一连三天,我们故伎重演,厨房里的十几块肉变得越来越苗条。火头军发现后向蓝毛汇报说,食堂的猪肉被人偷过了。蓝毛这才想起,最近几天,我们几个三番五次向他借指甲刀的真正用意。

      当天晚上,他把我们叫去,并作出三条处罚:一条是处罚我的,说我是“偷吃事件”的幕后指使者,还有两条是惩罚全体修路队员的,说要对大家进行一次“忆苦思甜和革命传统”的教育。

      第二天在修路工地上,在蓝毛一脸怒气,严厉监督的眼皮底下,我不得不用九十二斤体重,挑起两包二百斤重的水泥。这还不算,挑着水泥还要走摇摇晃晃的跳板。只觉得腰的脊椎骨被压得热腾腾的、酸麻酸麻的。一天下来,人就瘫倒在帐篷里。

      前几年,我花了五、六万元,在113医院进行一次腰椎间盘手术,还安装了支架。医生说,这病的起因是积劳成残。

      这才让我醒悟到:患上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主要病因。如果不是当年蓝毛强迫我去挑水泥,我不至于日后会落下这个后遗症。

      等哪天有空,我一定要去咨询、求助律师,起诉那个可恶的蓝毛,申请国家赔偿。谁说对广大老知青的补偿无从谈起,我的赔偿可是气壮理直。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其实,偷吃猪肉真正的幕后策划者不是我,但我又不能出卖朋友,所以只好顶替“贼名”了。

      今天听孙兄这么一说,看来要求国家赔偿是没戏了,还是捂着伤口不吱声为好,不然,带着主张去搜集材料,在众目睽睽之下,准被当成和谐对象被无条件遣送回来,不划算。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6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8:46:28 [只看该作者]

 (四)


      “偷吃猪肉事件”,在蓝毛看来,不仅仅是食堂受损的小问题,最主要的是关系到,他个人原有的崇高威望和权威在修路队丧失、大家日后可能会目中无他这位公社特派员的大问题。所以把我处罚完后,蓝毛的气并没有完全消除。接下来,他要修理我们全大队民工。  

      又隔了一天,也就是案发后的第三天上午,他集合全体修路队人员,由他亲自带队进发鹤岗,去参观东山万人坑。

      东山万人坑位于鹤岗煤矿的西面,是当年小日本为了掠夺我们的煤炭资源,逼迫中国劳工超负荷劳动,留下的残酷压迫、剥削的罪证。那些被骗来可怜的劳工,许多人被日本鬼子逼迫得累死或被打死后,扔进废弃的矿井里,日积月累形成了万人坑。隔着玻璃,我们模糊地看到坑里白骨累累、惨不忍睹......。

或许蓝毛的本意是好的,他想让我们在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后,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激发怒火万丈的同时,激发起干活的热情。

      结果,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民工们的干活热情不但没有被激发,反而增加了对修路队如此高强度工作量的排斥和担忧,担心某一天,自己会像万人坑的某个人一样累倒在工地上。

      最可笑的事情发生在当天下午,看完展览,蓝毛又带领我们去看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这或许是最让蓝毛后悔的一件事,他不但没有教育好我们,却把自己“蓝毛”绰号,原来是影片中特务的代号,算是彻底地暴露在所有修路队的民工面前。

   一连好几天,蓝毛没有了以往的神气活现,整天灰头土脸、默不作声,我们却个个都像胜利者自居,苦中有乐的笑声重新回归到每个人的脸上。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7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6 8:50:14 [只看该作者]

(五)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修路队的洗澡成了一个大问题,每天被大汗浸泡后衣服都留下一层层盐花。回到工棚,每人只能用半脸盆的水洗刷。因为这么多人,盛水的容器又不大,用水十分紧张,去了晚了,可能连一滴水都没了。更要命的是,有洗澡习惯的知青和没洗澡习惯的农民住在一起,虱子悄然无声地入侵到我们身上。于是我们到处打听,哪里有水源?附近的老乡们又是如何解决用水问题的。

      终于有一天我们吃完晚饭,在无目的散步时,在离我们住处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的半截腰上,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

     原来附近的老乡都是在用一个天然水池里的水。这个天然水池大约两米见方,水深也就是一米多一点。住在边上的一位看上去有七十多岁的大爷告诉我们,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了,这个水池非常神奇,不管白天天气多热、温度多高,不管夏天旱情多重,水池的水从来不会枯竭;不管暴雨下得多大,水池从来不会溢出到外面;不管你白天用掉多少水,等到第二天一早,水池总会重新涨满。

      那个时候,作为号称“知识青年”的我们,怎么都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老实说,我们也没去多想、也不想去问个为什么,当然就是想问,也没有资料可查。直到返城后,我们翻开书本,恶补文化,这才明白,原来在这个神奇的水池下面,有一个并不神奇的泉眼。

      水源找到了,洗澡问题也随之解决了,我们把“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他们身上有多少汗,我们身上也有多少汗”的自豪感留住了;而把“贫下中农身上有多少虱子,我们身上也有多少虱子”的狼狈相、尴尬感,彻底丢在修路队的帐篷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8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6 8:53:26 [只看该作者]

(六)

  

      在不到两个月的修路期间,我们遇到了以前在生产队根本不可能遇到的一些事情。所以至今印象非常深刻。

      有一次下了一场特大暴雨,把我们原先修好的便道冲垮,我们不得不连夜抢修,用当时的话来说简直是“革命加拼命”精神,连续抢修六个小时后,重新恢复通车;

      又有一次,我们听到鹤岗城里,传来一阵接着一阵刺耳的警报,我们在两公里外的修路工地也很能清晰地听到,后来得知这是有个煤井发生瓦斯爆炸的事故警报,据说死伤不计其数,在这个报喜不报忧的年代,一本人是很难知道事故的真相,和死伤的确切人数;

      还有一次,是在八公里的一个小山坡处,一辆装有几十名小学生的卡车翻了,十二个小同学当场遇难身亡。同样,你去翻阅第二天的当地报纸,它依然告诉你:国际国内形势一片大好。

      最为恐怖的是,有一次我们看见几辆军车,一路警笛连连,车上的解放军战士个个全副武装、除了荷枪实弹,还挂上了铮亮的刺刀。只见车后面有一大帮人,跟着汽车一路小跑。

     我们好生奇怪,等汽车经过我们面前,我们才看清是去枪决几个死刑犯,枪决的地点就在荒草丛生、土堆高低、离我们修路队不远处的乱坟岗。出于好奇,我们知青中几个胆大一点的都跟着去看热闹。

      为防止给大家带去视觉上的不舒,有关血腥场面中的细节咱就不描述了。

      只见解放军战士执行完任务后,他们把被枪毙的犯人就地扔在乱石岗,等着家属去收尸。

      这时,一个当官模样的人,走到犯人家属跟前,递过去一张纸条,叫他签字,然后说,明天到某某革委会去付款。我们感到十分奇怪,人都被枪毙了,还要求家属付什么款?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一张代收条,是一张向被枪毙犯人的家属收取执行枪决子弹费的凭据。

      原来一个犯人被处决后,他的家属必须向政府交纳每颗子弹一角七分钱的费用。

      说到这里,请允许我问大家一下:这种事情,古今中外你听说过吗?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9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7 9:15:40 [只看该作者]

 (七)

 

      原本以为,我们在那次修路中,目睹了华夏式枪毙罪犯的这一幕后,已经是不虚此行了,但令我们万万没想到的,还有更精彩的演出在等待着我们。

      正当我们将要庆祝“胜利完成两公里修路任务”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罕见的大冰雹,它不但让我们见证了大自然的无比威力,更让我们见识了东北农民,多少年积淀下来农耕文化散发的淳朴情怀。尽管在这种情怀中,明显带有政治上的脑瘫和生活上的愚昧。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天气异常炎热,太阳像个大火球,当头照在我们的修路工地上。我们的工期已经胜利在望,新铺设的涵洞正舒适地躺在横跨公路的下端。

      突然间,天空乌云密布,雷声大作,狂风呼啸地卷起路边的树叶,在半空中飞舞。天色越来越阴沉;气温也越来越变得骤冷起来,凭经验,一场大暴雨即将来临。

      大家赶紧拿出一块块预先准备好的挡雨的塑料布,刚跳上路坑,樟脑丸大小的冰雹就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我们拼命地一路狂奔、狼狈逃窜。

      大约三分钟后,我们就逃进工地的帐篷内。这时,天上开始下起乒乓球大小的冰雹。冰雹像战场上密集的子弹,噼里啪啦,直射着我们的帐篷、砸向农户的茅屋、更无情的砸向农田,霎时间,一眼望去,种在地里所有庄稼和蔬菜被无情的冰雹砸得个稀巴烂,方圆几十里,统统一扫而光。

      暴雨夹着冰雹还在下,农田里走来几十个妇女,她们顶着塑料布或麻袋、眼含热泪,双手放在胸前。看得出是在祈求菩萨保佑,冰雹快点停一停,不要让她们辛勤的劳动白费;

      接着,又有一帮人出来,他们中多数是一群老头、老太,他们望着天空,口中念念有词,仿佛是在说:老天爷,请你睁开眼吧,别让我们来年挨饿受苦行吗?

      最后出来的是几个村干部,他们带着一些青年人,还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本毛主席语录,身上什么都没遮拦。

      这时冰雹已经停了,但是雨还在下。他们站在大雨中,振臂高喊口号,因为相隔比较远,听不清楚他们在喊些什么,但是,根据当时农村的政治环境,习惯语境,我们可以想象,他们呼喊的口号一定是:“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冰雹吗?”;“发扬大寨精神,誓与灾害试比高”;“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我们一定要战胜冰雹暴雨带来的自然灾害”。

      在一场灾难面前,村干部能与村民是如此万众一心、同心同德实属难能可贵。

      你还真别说,那时的人心还是比较齐的,换现在,你就是出高价,叫村民冒着被冰雹砸坏脑袋的危险,到农田里去祈祷,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去,人家总不可能把好端端的麻将搭子“岙条”去参加你的运动吧,再说了,现在居住在城乡结合部的那些拆迁户兜里有的是钱,还会在乎这些六谷、黄豆、带豆、茄子被冰雹打死这些小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10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744 积分:1171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8 8:37:45 [只看该作者]

(八)

 

      如果说蓝毛是我在鹤岗两公里修路的记忆中,所耿耿于怀的一个“反面角色”,那么,在经历冰雹事件后,两公里周边的那些村民自然升格为堂堂的  “正面人物”。

     这场罕见的冰雹,让我们切实感受到: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其实是十分渺小的,我们只能改变它的部分模样,而无法去彻底改变它,同样,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改变农村的部分落后面貌。但是想要改变农村几千年积攒下来的旧俗、文化,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从某种意义上说,“人定胜天”其实是一句天大的笑话。 

     或许这次修路的最大收获,是让很多知青对“接受再教育”有个小小的反思,它让我们开始动摇“在农村扎根一辈子”的决心,慢慢地萌生要尽早离开,这个书本上说物质生活是相当富庶的,其实在精神、文化生活上是个相当贫瘠的地方。

                      (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