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知青享老论坛享老社区天伦之融乐 → 丈母爷考“女婿”(小小说)


  共有88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丈母爷考“女婿”(小小说)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25 积分:10238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丈母爷考“女婿”(小小说)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6 10:08:42 [只看该作者]

丈母爷考“女婿”(小小说)

      任思礼是青年掘进队的兼职安监员。因为他对安监工作认真负责,铁面无私,得罪了不少人。因此,他得了个绰号——任“死理”。26岁了还是光棍一条。

      一天,由掘进副队长出面,把表妹介绍给了小任,眼看就喝订婚酒了,不想,副队长在井下违章指挥,叫任思礼检查中碰了个正着,副队长也自感理亏,想让表妹出面通融通融。不想,任思礼还真是硬起了那“一根筋”,副队长只好老老实实接受罚款、作检查。未婚妻见小任这么“认死礼”,也气急败坏地和他“拜拜!”了。

      安监人才匮乏是当务之急,小任被推荐到技术学院安全专业学习,毕业后,他成了矿的专职安监员。

      这天,由王支书牵线,又为小任介绍了一个叫刘玉芳的姑娘。

      那天,他刚要换衣服下井,见刘玉芳来找,便赶忙迎上去问:“玉芳,有事吗?”几个鉄哥们也都赶忙围上来看“热闹”,就听玉芳姑娘对小任说:“下了班,你到俺家,俺爸、俺妈想见你。”

      刘玉芳的一席话,使小任心里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没了底,心想,我刚上班还没有逮住违章作业的,你不会是让我到你家,又有人让你来说情吧!

      说来也巧,小任下了井路过主泵房,他发现泵房里有一盏矿灯,光束一直罩着顶板。他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一看,嗬!还真是有个人藏在电机后边睡了觉,大概是他忘了关矿灯,灯光就直直的罩着顶板。

      见此情景,小任那“一根筋”的犟脾气又上来了。他捡来一块不大不小的矸石,猛地朝睡觉的保安帽上砸去。就听“膨!”地一声响,他一声大喊“冒顶了!”
睡觉的一个鲤鱼打挺窜出泵房,把砸灭了的矿灯撇在泵房里就想溜。小任一把抓住一看说:“你可是个老同志了,怎么下井就打盹?上井到安监部去听后处理!”

      任思礼上了井,买上礼品 ,就往刘玉芳家奔去……

      一进门,就听玉芳说:“思礼,这是我妈。”小伙子还没有看清未来丈母娘的面目。就听玉芳又说:“这是我‘爸’!”爸字刚出口,就见小任打了个“愣怔”,差点把礼品摔到地上。心想:这不就是在井下逮住的那个睡觉的?他,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了。

      铃铃铃……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打破了眼下的尴尬局面。
      王支书推车进门就对刘玉芳的爸爸说:“刘矿长(分管安全副矿长),演完‘主考官’角色没有?矿领导叫我给你梢信,赶快回矿去开会……!”
窗户纸一捅破,引得大家都笑了起了……

      原来,这是玉芳姑娘配合她老爸,一手导演了这绌丈母爷考女婿的闹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