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知青享老论坛为您服务法律咨询 → 癌症患者自杀,谁之过


  共有9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癌症患者自杀,谁之过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25 积分:10238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癌症患者自杀,谁之过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6 10:10:58 [只看该作者]

癌症患者自杀,谁之过

柳小荷 宋海涛

 

    “铁柱,我实在忍受不了以后漫长的痛苦,我不陪你了,对不起。尖,记住妈妈永远爱你。”这是2009年4月3日下午7点45分,王海兰发给丈夫的诀别短信。随后,王海兰在北京胸科医院门口天桥跳桥自杀,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侦支队调查认定,王海兰属于自杀。

  王海兰的家属在悲痛万分的同时将医院告上法庭,认为王海兰的自杀在客观上与胸科医院的重大过失具有直接因果关系,要求医院承担相应责任。一审法院判决胸科医院承担一定的责任。北京胸科医院不服,上诉到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医院无责。

  王海兰的家人对判决不服,于2010年3月,提起申诉。

 

  一审:医院应负20%责任

 

  2009年3月,41岁的王海兰在北京胸科医院诊断出“右肺腺癌、胸膜转移,右胸腔积液”。由于王海兰是在住院期间跳桥自杀,悲痛万分的死者的家属认为医院没有履行好照看护理病人的义务,一纸诉状将胸科医院告上了北京市通州区法院,要求医院承担赔偿责任。

  在家属看来,作为一家三甲资质的专业医院,北京市胸科医院并没有尽到护理病人的职责。在发现病人失踪后,医院并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寻找或及时告知病人家属,进而延误了阻止王海兰死亡的最佳时机,由于医院的过失使得家属蒙受失去亲人的巨大精神痛苦。

  法庭上,王海兰的家属要求医院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案件诉讼费以及王海兰父母抚养费共计18.5万元。

  对此,北京胸科医院并不认同,并且有自己的看法:“王海兰入院当时医院就明确以书面形式告知患者及家属,住院病人不得随便外出。”医院代理人说。

  据院方介绍,2009年3月,王海兰入院后,医院确定其护理等级为三级,并且在治疗期间病情稳定,无任何异常表现,凭借这一点,医院认为王海兰跳桥自杀是她主观自由意志自主选择的结果,应由其自行承担责任。

  医院强调:“我院已经尽到了诊疗义务范围内的注意义务和管理职责,王海兰选择自杀结束生命与医院诊疗合同义务没有事实和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通州区法院审理查明,事发当日,王海兰出胸科医院大门时,身着病号服裤子,医院门卫不在门口值班,而是在值班室内,值班室开着灯,医院门口有“住院病人,请勿外出”的警示标语。

  2009年4月3日下午七点左右,王海兰支开了陪护自己的嫂子,在无医护人员询问的情况下,穿上深色长款大衣,趁着夜色离开医院,来到医院附近的天桥。

  通州区法院认为,死者王海兰在被告胸科医院住院治疗期间,作为医疗机构的胸科医院应对院内住院病人实行相应的管理查房制度,对住院病人应履行相应的管理义务,由于医院对王海兰的管理工作存在瑕疵,未尽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判处其对王海兰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是,因为王海兰毕竟是自杀,综合案情,法官认为,胸科医院应负次要责任即20%的责任,王海兰应负主要责任即80%的责任。

  最终,一审法院判处北京胸科医院赔偿王海兰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5.7万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月湖柳叶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25 积分:10238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6 8:51:0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6 10:11:49 [只看该作者]

    二审:医院无责任

  一审判决之后,北京胸科医院不服,以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将案件上诉北京市二中院。北京市二中院终审判决医院无责。

  王海兰的家属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一审法院都已经认定了的责任,在二审法院又变为‘无责’了呢?”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胸科医院是否对王海兰的死亡负有责任。

  北京市二中院参与审理该案的石磊法官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介绍,就本案而言,从王海兰离开医院之前支开陪护自己的嫂子、着深色长款大衣、自杀前给丈夫发诀别短信的情节来看,王海兰的自杀行为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有计划的行为,王海兰在从离开病房到跳下天桥的过程中本人状态是沉着、理性的。

  二中院认为在此种情形下,医院看护人员以及其嫂子难以预见并采取措施防止王某自杀。石磊说:“胸科医院是否在合理限度内尽到了对病人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本案的核查重点。”

  据了解,在我国安全保障义务是指行为人如果能够合理预见他人的人身或者财产正在或者将要遭受自己或者与自己有特殊关系的他人实施的侵权行为或者犯罪行为的侵害,即要承担合理的注意义务和采取合理的措施,预防此种侵权行为或者犯罪行为的发生,避免他人遭受人身或者财产损害。也就是说,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积极的作为义务,同时也是对于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进行保护的义务;同时,安全保障义务还要有一个“合理限度”的范围,超越了这个范围,要求行为人担责就过于苛刻。

  石磊介绍说,根据本案证据显示,胸科医院的门口标识有“住院病人请勿外出”的字样;在胸科医院住院病人须知上第二条写明“不随便出医院大门,若有特殊情况需外出,须向病房主管医师及护士长请假,并办理相关手续,未经同意私自外出,或请假逾期不归,医院将按病人主动出院办理,且一切后果由病人自负”,且该须知病人家属已签字确认。

  根据公安机关询问当事人的笔录可以看出,医院履行了病房管理和查房职责。在王海兰自杀的时间段属于晚饭后病人自由活动时间,病人不在病房内并不属于异常情况。

  因为天桥离医院很近,王海兰离开病房到自杀的时间很短;王海兰身着病号裤装,上身穿有深色长款大衣覆盖,加上当时王海兰走出医院大门时已是北京晚春时节的傍晚十九点四十分,天色较为昏暗。

  在此种情况下,要求胸科医院的门卫发现王海兰是患者并加以劝阻,对胸科医院来说过于苛刻。另外,王海兰并不是传染科病人或精神病人,胸科医院即使发现王海兰私自出院并加以劝阻无效的情况下,也无权对王海兰的人身自由加以强行限制。

  再者,王海兰选择自杀的场所是医院外,医院对于医院外地域的控制力极弱。

  综合考虑以上因素,从情、理、法多方考虑,法官在二审判中最终认定医院无责,认定胸科医院尽到了一个善良管理人的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对于王海兰的死亡没有责任。

  加强重症病人的心理辅导

 

  虽然本案没有判定胸科医院对王海兰的死亡负有赔偿责任,但是二中院在判决书中建议医院今后要加强对癌症病人的特别管理;要特别注意对癌症病人进行病理治疗的同时,也对他们进行心理治疗和关怀,鼓励他们能够鼓起勇气去面对不可避免的痛苦并用乐观积极的心态配合治疗,与癌症作斗争,享受生命以及和亲人在一起的时间。

  记者了解到,北京胸科医院已经采纳了二中院判决中关于加强对癌症病人心理治疗和关怀的建议,建立了重症病人心理辅导机制。

  “王海兰作为一个41岁的肺癌晚期病人,在面对癌症带来的巨大痛苦和绝望时,选择用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避免忍受漫长的痛苦。对此,本院在表示理解的同时,也感到深深的遗憾;对于王海兰家属痛失亲人的悲痛,本院也感同身受。”二中院的判决书中这样写道。

  对此判决,北京市中产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震作为王海兰案件的代理律师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我站在律师的立场上,不能对法院的判决说三道四。我只能说对二审判决感到遗憾,同一个案件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但我认为二中院的改判是不妥的。我们从来没有要求医院负全部责任,但是医院至少应该负一部分的责任,我觉得一审20%的责任是合理的。”

  对于影响最后改判的最大因素,王震分析认为:“法院在理解这个案件是从死亡结果上来看的,但是我们认为在死亡之前和死亡的过程中医院要负一部分责任。”目前,王震律师已经将该案的申诉材料递交到最高人民法院,该案正处于申诉审理过程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