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知青网《颐乐享老》杂志专栏杂志电子版 → “更看一百岁,人难老”


  共有1519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更看一百岁,人难老”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晓叶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64 积分:2518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6-7-24 11:20:46
“更看一百岁,人难老”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7-29 23:53:02 [只看该作者]

                                   “更看一百岁,人难老”

                                  ——漫谈WHO提出的“积极的老龄化”

                                                  常敏毅


前不久,有了一次难得的北欧之旅,留给我最美好印象的国家就是瑞典。那里不仅风光秀美,风情万种,而且还是世界上很多人向往着的理想生活和老年人有“可靠保障”的天堂。

瑞典地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部,虽说是欧洲第四大国,面积也不过44.99万平方公里,人口890万左右。1932年瑞典社会民主党执政以后,大力推动社会福利制度的建设,各种社会保险和社会保障措施日臻完善,瑞典成为其公民“从摇篮到坟墓”一生都有可靠保障的福利国家,瑞典社会福利模式一度成为欧洲最先进和最具平等理念的成功样板。正是在这种福利的保障之下,瑞典大力发展老年经济文化事业,初步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2003年提出的“积极的老龄化”(Active ageing)的框架要求。

英文“Active”的词义有很多,《英汉大辞典》中解释这个词是“有生气的,活泼的,灵敏的,敏捷的;主动的,能动的,积极的;有力的,勤勉的”等等,我国把“Active ageing”翻译成为“积极的老龄化”,其内容就是这个英文词所包含的一切。

WHO正式公布的《积极的老龄化:政策框架》,明确了“积极的老龄化”的定义,就是“参与”、“健康”和“保障”。强调老年人口是社会的重要资源,老年人的发展对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作用不可忽视性。要求各国政府应将老龄事业发展规划纳入国家经济文化发展规划中,合理配置资源,发挥银发群体的作用。

这也是世界权威机构首次把“保障”放在了最后,而把“参与”放在了首位。从而把过去的以单纯性养老“保障”为重点的消极性老龄化概念转化为了积极的、有进取、有活力的老龄化政策导向。就是说,老年人不仅要有健康的身心状态,而且要融入社会,参与社会发展。这种以“积极的老龄观”取代“消极的老龄观”,可以说是人类老龄观的重大变革。

这样的变革是从更广的生命周期和整个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进行设计和考虑,更加着眼于老龄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利用老年人的潜能来造福社会。前苏联95岁的寿星马列耶夫说得好:“为了活得长久,应该多做工作,这是生命的主要源泉”。

 “积极的老龄化”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要合理有效地利用好这个“主要源泉”,就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要让老年人在不同领域里“老而有为”。实现“老有所为”除了各级政府的支持和指导之外,老年人本身的主动性和责任心是极为重要的环节。在这方面,从古至今各国都有很好的范例。

1970年,美国的一位名叫玛基·昆的年近八十的老大太,针对美国政府对老年人切身问题的不注意,慷慨激昂他讲演,要求增加老人的福利待遇和社会尊重。玛基·昆号召全美国的所有的退休的老年人团结起来,并发起了一个“老人权利运功”。开始参加这个运动的仅有5名老年人,三年之内增加到人200人,10年后的1980年,其成员已达27,000名。建立了102个分支部,遍布美利坚合众国的36个州!这些满头银发的老人,在总统大选年,走上街头,拉起队伍,高举旗帜,要求总统候选人对他们的声音洗耳恭听;要求候选人无论如何要把老人福利问题列入政纲之内,否则绝不投赞成承认:到50年后,65岁以上的老人将增至5,500万人,要占整个美国人口的22% ,那时每4~5人中,就会有一名真正的“灰豹党”,他们的口号就是“Rest is rust”(休息就等于是生锈)。请看,一位八十的妇女,发起这样一个运动,竟如此深刻地影响了一个社会的政治和文化的变化。

芬兰八旬老人维尔基宁骑自行车进行环球旅行,目前已行走了8,000公里;西德81岁的阿尔佛雷·舒布目前正在维尔堡大学攻读博上学位;英国73岁妇女彻里曼,在澳大利亚老年人国际游泳锦标赛中,连续打破了4项世界记录,真可谓老当益壮,英姿焕发。日本神町的一位老年妇女,80岁时自己还在经营一个帽子店,清理帐目,兑找现金,出货进货,非常精明,丝毫不乱。她酷爱运动,89岁时还参加登山比赛。巴基斯坦老农民伊拉哥在1982年己159岁,经常放声高唱古老的早已被人们遗忘的民歌;俄罗斯阿布哈兹“长寿者民族歌舞团”,有很多一百多岁的老人还经常登台载歌载舞。

在我国,年过八旬,休魄健康,精神矍铄的老人大有人在。他们当中有不少人仍然在积极地工作着。特别是那些学者、专家们,在探索科学真理的道路上,在从事学术研究、著述的工作中,那种奋勇前进,勇攀高峰的精神,是令人深受感动而又给人以很大启迪的。例如南京大学生物系教授郑集110岁无疾而终,生前一直勤奋工作,甚至在100岁那年还为宁波市科协编辑出版的的科普读物当顾问,宣传科学,反对迷信,令人肃然起敬。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顾问,当年以年届85高龄的陈翰签教授,一直忘我地工作着。他当年的每周日程表上,不论上午、下午还是晚上,都是排得满满的。他在视力不佳的情况下,要主编、审读数以百万字计的文稿。他要辅导研究生撰写学术论文,要辅导青年人修外文。他要参加各种学术会议,要会见国际友人。对于陈翰室教授这样年高德勋、学识渊博、永远进取的老人来说,“老”意味着什么呢?那正象金色的田野一样:阳光灿烂,禾穗漫漫,果实累累,更何况对陈翰签教授来说,这个金色的田野,还不仅仅意味着收获,更确切地说,他是在满怀丰收喜悦的同时,在幸勤地播种、耕耘。

与此相反, 缩短寿命的因素首推懒惰和无所事事。美国科学家富兰克林说过:“懒惰,象生锈一样,比操劳更消耗身体。经常用的钥匙总是亮闪闪的。”所以光荣属于那永远不知“老之将至”的人;属于那些为祖国、为人民、为社会不停息地尽义务做贡献的人!这就是“积极的老龄观”的典范再现。

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1月20日公布的数据,2014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不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以及海外华侨人数)136782万人,其中60周岁及以上人口21242万人,占总人口的15.5%,65周岁及以上人口13755万人,占总人口的10.1%。显然,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60和65岁以上岁老人超亿的国家,老龄人口增速之快,增量之大,前所未有。老年人群已经是全国人口组成中的最重要群体之一。因此发展老年文化势必成为我国文化建设大发展、大繁荣的重要组成部分。

现在我国离退休专业技术人员约有600多万人,这是一座可开发利用的人才“富矿”,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各级政府和社会组织都应该积极为“富矿”的利用和开发创造条件,在自愿和力所能及的前提下,积极引导广大老同志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发挥余热,贡献才智。

这个群体的老年人经验丰富、专业水平高、知识面广,可以在创意方面多“出主意、想办法”,更可以在营造老年文化上多下工夫。老年人积极有为的项目,要选准切入点,做到在大文章里做小题目,在小题目上产生大影响。要让老年人知道不单单只有吃或喝才是幸福,也应该成为社会活动的贡献者、参与者,收获精神和物质上的愉悦,才会增强个人幸福感和社会责任感。

让那些年过半百,有着丰富生活经历和社会历练而且身体状况允许的老年人继续发挥余热,并且制定让老人可以第二次创业的优惠政策。使老年人不仅是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消费者,更重要的是成为积极有效的参与者、贡献者。在这方面尤其要使各级政府有意识地引导民办或公立的养老产业如能与国际接轨,引进国际资源,必定可促进养老产业发展,扩大市场商机,并加速养老产业的创新。

今天我们格外倡导“积极的老龄化”,实际上也是尊重、保障和改善老年人人权的必然趋势。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清晰明确地提出了要实现“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的要求,只有这种正确的政策导向,才能在整个国家发展之路上,不仅能改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还能积极创造人与自身、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从而有效提升老年人口的幸福指数。真正实现老年人的“独立、参与、照料、自我实现和尊严”(《联合国老年人原则》)。

老年人的人权实现,体现在这个群体的经验、智慧和创造以及保障。他们是整个社会的不可或缺的宝贵财富,挖掘老年人潜能,发挥他们在社会各个领域的作用,让老年人参与一定的产业活动,让老年人真正成为老有所为的“积极性老龄者”,是建设美好社会,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实现“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自然使得老年人生活更加舒适、更有尊严、更有价值。
“积极的老龄化”是我国社会经济协调发展、和谐发展的积极重要的节点。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任何物质在运动的过程中,都有一个关节点,掌握好这个节点,就能促进事物的良性发展。这样的节点非常重要,我们认识到了,掌握住了,就有可能取得事半功倍的大效果。辛弃疾在《感皇思》词中豪情满怀地唱道:“人今康健,不用灵丹仙草。更看一百岁,人难老!”只有实现“积极的老龄化”,我们才能够实现“更看一百岁,人难老”的健康老龄化社会出现的新局面。
 
常敏毅    (宁波市政协第十二、十三届副主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7-29 23:54:18编辑过]

 回到顶部